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财经 >

台风少年团打回重组TFBOYS果真难以复制?

2022-05-14 07:2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台风少年团估计是内娱偶像团体里头一个,或者说唯一一个“享有”此待遇的团了。

  去年10月7日在重庆的出道发布会还历历在目,“台风少年团,少年不独行”的口号犹如在耳边,不到一年光景,由姚景元、丁程鑫、马嘉祺、宋亚轩、刘耀文五人组成的台风少年团,在今年夏天遭遇了史上最强的“水逆三重奏”。

  首先是团体解散 。姚景元作为TF家族的后来者,从空降集训到成团出道也不过三个月,“关系户来抢出道位”的负面形象一直没有太大改变,也承担了大部分TF家族粉丝的炮火。

  吊诡的是, 如此来之不易的出道机会,竟然还未延续到周年纪念日,姚景元就猝不及防的被公司“转岗”了 ,从此他不再是台风少年团的一员,而成了时代峰峻影视部的一份子。

  其次,剩下的四位台风少年,将打回练习生身份,同时迎来新的出道战 。 都已经出道了还要“被剥夺”艺人身份,拿着练习生的号码牌,这几位少年 与各自粉丝都实惨。

  第三重水逆即是,此次通过综艺形式呈现的回炉出道战,参加者共有7人 。也就是说,一方面丁程鑫、马嘉祺、宋亚轩、刘耀文这四位前台风成员要与曾经的小伙伴一同争抢出道位,另一方面他们四人也不一定百分百都能进入台风少年团2019版的五人出道位。

  正因如此,公司的这一系列反常操作,引发各家粉丝的强烈不满。 但抗议归抗议, 7月19日 ,《台风蜕变之战》准时上线开播了。

  这档5-1+3=7,然后7选5的《台风蜕变之战》,截止到目前已播出两期。 令人迷惑的是,选择的播出平台却是微博和B站。

  虽然定位在粉丝综艺,但未选择与优爱腾芒四大平台联播或独播,对于任何一档长综艺来说,都不是明智之举。 打开微博上的正片,并没有弹幕功能,B站的原地自萌给微博的导流也很局限,这无形之中算是主动放弃了破圈传播的可能性。

  在7月25日公布的第一阶段助力值排名中,人气与实力均稳居前列的马嘉祺以近200万点的差距实现断层暂居第一位,宋亚轩丁程鑫张真源分列二三四位,第五六七位的成员排名则被隐藏暂时不进行公示。

  与此同时,《台风蜕变之战》也没有引进品牌方赞助,宛如一档自力更生的、选手基数极低的选秀节目。 从已播出的两期内容来看,更像是高配版的团综。

  先导片宣布解体+重组的游戏规则,第一期开拔到韩国开始入学考试,第二期直接玩起了服装搭配……如果不是对台风少年团了解的朋友,看到这几期煞有介事的“残酷选拔”,或许也不会明白其中的心酸与意义所在。

  事实上, 台风少年团虽然在去年才成立,但早在2014年,时代峰峻就已经开启台风计划 。作为养成系的造血模式实践基地也好,试炼小白鼠也罢,台风计划这些年的发展史也是错综复杂,练习生与粉丝的血与泪也不过如此了。

  2014年家族二代练习生黄宇航、敖子逸、丁程鑫、黄其淋四人是二代团最初的雏形。

  2015年2月陈泗旭加入,10月贺峻霖加入,2016年1月严浩翔、张真源加入,正式组成台风十二子。

  2016年11月,在《音乐大师课》第二季中崭露头角的宋亚轩进入家族,与此同时黄其淋从家族中消失,随后在圣诞夜舞台上刘耀文作为试训生首次露面。

  2016年底,TF家族的策划人黄锐出走,成立了“上海原际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并带走了黄宇航、黄其淋、严浩翔三名人气练习生,敖子逸、陈泗旭等练习生也遭遇变故,造成大批粉丝流失,二代粉圈遭遇了史上第一次大动荡。

  2017年,由丁程鑫、敖子逸、张真源、宋亚轩、贺峻霖组成的五子完颜团集中活动。

  2017年夏,参加过《美少年学社》等多个节目、拥有丰富的演艺经验的童星马嘉祺加入家族,李天泽、陈玺达也在同期进入家族,试训生刘耀文脱颖而出成为正式练习生,陈泗旭回归。

  2017年7月19日,丁程鑫、马嘉祺、敖子逸、张真源、陈玺达、陈泗旭、宋亚轩、李天泽、贺峻霖、刘耀文十子集结,正式进入台风十子时代。

  2018年3月,宋文嘉进入家族,十子时代结束。4月29日,在二团的最后一期舞台汇演《星期五练习生小小星球篇》中,每个练习生都表演了自己的solo 舞台(敖子逸缺席),并由粉丝为他们投票进行排名,这被认为是公司在为出道战做演习。

  2018年夏,姚景元、辜圣棵两名素人空降,十三名练习生齐聚北京进行集训,二团要以生存战的形式选拔出道的传言愈演愈烈。

  2018年7月19日,除姚景元、丁程鑫、马嘉祺、宋亚轩、刘耀文五人外,其他练习生被公司连夜送回家,团饭脱粉唱衰,唯粉之间撕的不可开交,粉丝间一片腥风血雨,二团在即将出道之际遭遇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

  2018年8月18日,姚景元、丁程鑫、马嘉祺、宋亚轩、刘耀文五人组阵容首次合体参加粉丝嘉年华,几天之后又出现在了TFBOYS五周年演唱会上,印证了外界的传闻。

  2018年10月7日,由姚景元、丁程鑫、马嘉祺、宋亚轩、刘耀文五人组成的台风少年团TYT在重庆举办了出道发布会,正式宣布出道,第一次喊出了“台风少年团,少年不独行”的口号。至此,二代团的出道之争暂时落下了帷幕。

  2019年6月28日,官博宣布现有台风少年团解散,同时启动出道战《台风蜕变之战》。

  2019年7月19日,《台风蜕变之战》上线开播,丁程鑫、马嘉祺、宋亚轩、刘耀文、张真源、贺峻霖、严浩翔七名练习生参与角逐出道名额。

  正是因为台风计划多年以来遇到的波折,好不容易去年已经出道了,这次无论最后选出来的结果是怎样的,原有的台风少年团都至少会替换掉一名成员,不会维持原来的五人组了。 加之之前已经跟随黄锐出走,加入易安音乐社的练习生严浩翔,此次回归参与出道战,也引发了很多家族粉丝的不满。

  平心而论,去年出道的台风少年团,短短大半年时间内,发展的境况并不到需要回炉重造的地步。 十二首歌曲,一张专辑,举办了属于自己的首场演唱会,还录制了团综《台风少年行》在芒果TV播出。

  他们的身影不仅出现在爱奇艺尖叫之夜、湖南卫视2019跨年夜、湖南卫视元宵喜乐会、2019央视元旦晚会等各种大型晚会上,甚至出道不到半年的时间就登上了2019央视春晚深圳分会场的舞台。 若是一直这样稳健发展,或许会迎来自己的事业腾飞时刻。

  此处的出圈并不是指拥有多么高的国民度,而是除了自己的粉丝外,整个圈都对他们知之甚少。 虽然一直在努力运营,也保持着一定的曝光度,如果反复换人、规则变化的情况长久以来都得不到解决,那么台风少年团确实急需一个平台,可以吸引目光让别人了解他们。

  如今前有师兄TFBOYS的难以逾越,后有大批优爱腾自制选秀节目衍生的男团。 若以复盘思维来看台风计划,台风少年团早在2017年夏天,就应该启动成团选拔赛。

  而世上并没有后悔药,近两年的市场环境已经充分印证了互联网选秀模式的弹性空间, 重启出道战不仅可以刺激粉丝努力为自己的爱豆氪金,还能为他们的出圈造势,如此看来,公司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也就不足为奇了。

  说起时代峰峻,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会是“TFBOYS的公司”。 确实,TFBOYS作为第一个本土打造的养成系偶像男团,三名成员早已稳居国内顶级流量之列,成为了时代峰峻最耀眼的金字招牌,同时也是后辈成员最难以企及的灯塔。

  事实上,除了TFBOYS,时代峰峻在养成系偶像的打造上从未停止过,自TFBOYS出道之日起(甚至更早),推行二团的计划就已经在孕育中 ,那时二代练习生所获得的关注还非常少,粉丝自嘲“冷圈”,这个称呼也一直沿用至今。

  虽然“冷”,却从未“冰冻”。 历时五年,至今二团仍未有定论,但三代的练习生却早已经开始了有条不紊的训练。 微博、B站等平台的TF家族官方账号也会定期更新他们的物料,苏新皓、朱志鑫等人气练习生也开始在TF家族的粉丝中拥有姓名。

  如果不是长久关注TF家族的人,或许都没有听说过时代峰峻还有“影视部”这样一个部门。 事实上,时代峰峻目前也在开展影视相关的业务。

  除此之外,二代中那些没能成功出道成团的练习生们,也并未像粉丝担心的那样就此退出,公司也根据个人意愿为他们安排了各自的发展路径。

  左手养成,右手影视。 纵观时代峰峻如今的发展道路,或许短期内重心依然会放在养成上,这与公司孵化的根基气质有关。

  时代峰峻在粉圈中一直有“中国杰尼斯”的称号,这是因为,他们的造星模式与日本最大的造星工厂杰尼斯事务所(也称“J家”)有诸多相似之处。

  他们会定期招收年龄在10—18岁之间的男练习生,利用他们的课余时间对其进行声乐、舞蹈、演技、乐器多方面的培训,潜质好的练习生会在培训几年后以组合的形式正式出道。

  在出道之前,练习生会有参加小型的综艺活动、在社内家族演出上为已出道的前辈做伴舞的机会,获得一定程度的曝光,这样一来可以练习生积累舞台经验,二来也可以提前测试粉丝的反应,积累一定的人气,成为选拔出道人员的重要参考。

  这种模式最大的要义在于, 粉丝能够看着自己的爱豆从一个平平无奇的少年一步步的成长为舞台中央光芒万丈的偶像,他的每一个成长时期自己都看到甚至参与其中,这种“陪伴感”能够长时间维持粉丝粘性,并使粉丝心甘情愿的为他们付出时间、精力甚至金钱。

  而这也是TFBOYS能够从穿着几十块钱的淘宝货在路边唱歌的孩子成长为今天万众瞩目的一线明星的秘诀,在完成了初期的粉丝积累后,饭圈的力量在将他们推向大众视野的过程中功不可没。

  练习生们从很小的年纪就开始受训,势必会与个人学业冲突,同时兼顾两边很难做到,需要在两者之间做一些取舍; 在培训的过程中,也会有练习生因为无法承受严苛的训练,或者发现自己与这个行业并不合适从而选择退出。

  除此之外,孩子的成长是充满不确定性的,尤其偶像这个职业的特殊性。 对外形有一定程度的要求,所以练习生们有没有长残、变声期能不能平稳度过,这些不可控的客观因素都关系着他们在这条路上能够走多远。

  这期间不乏有练习生已经在粉丝中间小有名气却因种种因素选择退出的案例,时代峰峻也被粉丝调侃是“养没系”,意为“养着养着就没了”。

  经纪公司养成练习生是一种长线投资,培训、包装、场地、管理等方方面面需要付出的成本难以估量,而另一方面,这些懵懵懂懂的男孩子们牺牲时间、舍弃学业,将自己的梦想与未来交付到经纪公司的手上,又何尝不是一种冒险呢?

  在《台风蜕变之战》先导片中,四个少年在听到解散重组的消息时茫然无措,不知作何反应的样子让人不禁觉得心疼。

  少年们一直奔跑在追寻梦想的道路上不知疲倦,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压力与坎坷都坦然接受,所以无 论是日系养成还是韩式选秀,只要能圆梦都未尝不可。 但这些都仅仅是一个开始,如何在这条鲜花与荆棘并存的路上走的更远,才是练习生们与公司最需要认真考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