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凤凰卫视 >

弱小就是原罪一百年前我们用半个中国来抵制美货还是失败了

2021-11-16 12: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去年,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为打压中国棉花,编织谎言、伪造证据将新疆棉花列入国际贸易黑名单。此后国际各知名品牌如HM、耐克、阿迪达斯等相继发表声明支持BCI。此事一经报道,国内民众群情激愤,纷纷在线上线下对禁用新疆棉的企业产品展开抵制。很快,民众抵制取得成效,HM的实体店纷纷关闭,优衣库的店面也门庭冷落。在一百多年前的中国也发生过一次对洋货的大抵制运动,可最终结果却不尽人意。

  1868年2月25日,蒲安臣在旧金山与美方签订《中美续增条约》。条约要求双方政府不得阻挠两国人民的交通往来。条约签订后,饱受土客械斗、旱涝灾害之苦的两广人民迅速收拾好行囊,奔向了传闻中遍地黄金和成片农田的美国西部。

  到达美国的华工吃苦耐劳,任劳任怨,助推加州当地黄金产值至8000万美元,在西部的农场兴修水利,灌溉田地。可冷冰冰的现实告诉他们,这片土地上没有中国人的位置。

  由于1873年美国经济危机的爆发,大批工人失业,美国白人便抱怨是华工抢了他们的工作,开始歧视华人。认为华人不学英语、不接受美国信仰的行为就是从骨子里瞧不起美国制度和文化的表现。各个党派很快察觉到了这股情绪,因此为争取选票,都表示上台后会做出法律上的调整。美国工人党的尼斯卡尼甚至叫嚣道:“如果不排斥华人,我就建议你们准备一支步枪和一百发子弹。”

  很快,1882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排华法案《关于执行有关华人条约诸规定的法律》,要求所有中国人都不准获得美国国籍。1892年,美国国会又通过了《吉尔里法案》,强调只要被发现有中国血统,且无法提供合法有效的居住证明,就会被逮捕做劳役,然后驱逐出境。

  各种排华法案的颁布使得华人生存环境迅速恶化。从1882年到1885年,仅仅3年时间里,被迫离开加州和死亡的华工就达5万多人。不过在美华人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他们在1900年前后积极在国内外活动,如在美国抗议排华法案的实行,并写信给国内要求清政府关注在美华人的权益。很快,中国驻美公使郑藻如就在美华人屡屡遭到伤害一事向美国政府提出抗议。可华盛顿方面对行凶者并未进行处罚,只赔了14.8万美元。这笔钱平均到每个死者身上,只有区区200美元。面对美方如此不公的处理,海内外华人的愤怒情绪积攒到了极点。终于在1904年彻底爆发。

  1904年初,《中美华工禁约》即将到期,清政府外务部乘机表示不再续约。但对中方的合理要求,美国政府不是驳回,就是拒绝答复。1905 年 5 月,美国公使柔克义前往北京进行续约。闻此消息,上海商务总会迅速召开会议,最终决定在两个月内,迫使美国政府废除排华法案,否则就开始全面抵制美货。很快会议内容通过电报发向了全国各地,并得到了积极响应。

  5 月 22 日, 义愤填膺的上海清心书院学生全体退出由美国传教士创办的学校以表抗议。北京街上的饭店全部下架在售的美国烟酒。在上海的灯牌广告上开始出现一条嘴里叼着英美公司出品的香烟的狗,以此来讽刺那些买美烟的国人。出人意料的是,女权也参加了这场爱国行动。记者丁初我在报刊上鼓励女性积极参加抵制运动,她认为:“民权张矣,女权顾不得复?”张君竹则在上海商学会组织的集会上深情地演说道:“此事非独男子之责,亦我女子之责……女子用美货最多,故不用美货,我广东女子关系尤大。”最令人感动和震撼的是,同年7 月 16 日,广东人冯夏威在美国驻上海领事馆前服毒自杀。他前往美国时曾被美国海关人员羞辱不准入境。逢此运动,冯夏威决定用自己的死来激励国人。在遗书中他说:“不要使用也不要购买美货,直到苛约无效为止。”

  面对来自中国民间的压力,美国政府依然不让步。7月20 日,两月之期已到,上海总会宣布正式开始抵制美货。在大集会这天,商人们争相在不订美货的倡议书上签字,这其中甚至包括专门经营洋货的商人。全国各地约170个城市的民众也宣布正式抵制美货。据统计,所有在抵制范围内的美国商品总价值高达 2500 万美元。

  到了1905年8月份,抵制运动开始出现分歧和矛盾。商人群体分成了“不用”与“不定”两派。前者认为应保护那些抵制美货前就订购美货的商家,允许他们售卖干净,不至于让他们亏损太多。后者则要求只要是商人,不管什么原因都不准卖美货。在抵制美货运动的诉求上,各界人士的观点也不同,有人认为应认清形式,彼强我弱,只要美方对条约作出修改即可。还有人觉得改良条约是对在美华人的背叛,应当把条约全部废除。

  与此同时,美国方面对清政府施加了压力。抵制正式开始的一个月后,美国公使柔克义就以“为贵政府所应尽之本分”为由,要求清政府务必对抵制运动进行。国内的本土商人也开始抱怨起因抵制运动带来的经济损失。上海的抵制运动开始逐渐平息。从1906年1月开始,清政府开始抵制美货运动。时任两广总督的岑春煊对社会各团体发出警告,若再召开抵制集会,便严惩不贷。3月时,清政府又在美方要求下发布命令,要求各地方要好生保护美国人。面对来自内外的双重打击,全国各地的抵制运动自然而然随即告终。

  抵制运动虽然失败,但仍然取得了一些效果。1905年8月,为了缓和中美关系,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要求移民局对一些有关华人移民的条款进行修改,比如适当放宽对华人移民的条件限制,增加移民名额等。同时,一些美国的“有识之士”察觉到了抵制运动导致中美关系进入冰点,这将会使美国对中国的政治的影响力急速下降,为了换回局面,传教士明恩溥建议,反正庚子赔款清政府也还还不上,不如用部分赔款充当中国来美留学生的费用。最终1908年10月,中美就留学生一事达成协议,这为近代中国发展培养了一大批有用的人才。

  相比于如今上下一致对污蔑中国品牌商品进行抵制并迫使BCI删文的成功抵制,仅仅持续了半年的清末抵制美货运动毫无疑问是失败的。一方面是因为当时美国对中国贸易只占其对外贸易总额的9%,中国民众的抵制对美国而言只是伤到皮毛,不足以使其让步。另一方面,国内的抵制运动组织混乱,人心不齐,各自为战,到了运动后期,部分商人的背叛和清政府的弹压使得运动迅速瓦解,人民群众的抵制热情也逐渐熄灭。抵制运动成功与否终究还是要看国力水平和国民对国家的认同感,否则片刻的民族情绪高涨就如同海滩上的沙制堡垒,潮水来临,一触即溃。

  李晓静:《1905年中国抵制美货运动与美国的对策》,山东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7年。

  王嘉玮:《晚清抵制外货运动研究》,辽宁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8年。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您的点赞、转发、评论,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